Saturday, September 23, 2017

书法家史诗:心手相印 率性人生

七月 29, 2014 作者  
类别 新闻快讯

十多年前史诗为人熟知的身份是“美女摄影家”,他用短短的几年时间,在青城呼和浩特人像摄影界打出了一片天地,屡屡获取业内影赛的大奖;五年前我初识史诗的时候,他是内蒙古地区装帧设计界公认的“大腕”;三年前他毅然决然关闭了开办十几年已具有影响的设计工作室,进入中国国家画院沈鹏先生的书法工作室,摇身一变成为职业书法人。

在过去近20年当中,很少有人知道他在1992年三十出头就加入了中国书法家协会,并成为内蒙古最年轻的中书协会员。这个来自内蒙古西部河套平原,怀揣着艺术梦想,连续斩断后路并善于绝处逢生的史诗,留下了许多神奇的创业故事,他近几年的书法成绩引起了社会的赞誉,并被国内书法界的前辈誉为草原“黑骏马”。他人到中年后的又一次华丽转身,引起了业界的广泛关注。

日前,记者带着好奇与感动采访了这位书法艺术家。

记者:您从事书画、摄影和设计已几十年,请谈谈您的艺术追求和学艺感悟。

史诗:学艺术的过程就是追求真善美的过程,一个感悟力强的人必定是个善于“师造化”的人。无论哪种艺术,在艺术的创作中,近取诸身,远取诸物,我们对世间万物都要保持着细致的体察和深邃的思考,汲取各方面的养份来滋养这棵艺术之树,在此基础上建立自已的风格,升华艺术创作的灵感。书法通道,书法入微,正如徐悲鸿先生所讲的“尽精微,致广大”,在书法的学习中能感受到博大的精神和所富有的哲学思想,切实能感受到中国传统文化的无穷魅力。

记者:您是怎样向传统学习的?给你的书法风格做了怎样的定位?

史诗:我是学平面设计和摄影的,就我本人而言,我的取法并不象院校科班学生那样系统规范,有点零乱和庞杂,平时就找喜欢的字帖来临摹,有点“不成体统”。我的定位是:取法要古,格调要高雅,意境要出新。要学习米芾和王铎的雄强与洒脱,揉合魏碑的质朴,吸收现代书法的构成,再加上魏晋书法的细腻和灵动,当然这是很高的标准,需要付出一生的努力来追求。作为一个好的书法家,本身就应该是一位思想家,思想的高度决定艺术的高度。一个胸无点墨的写字匠,他的作品一定不会打动读者。

记者:您是怎样看待天赋的?如何理解和提升悟性?

史诗:我毫不谦虚地说我是有艺术天赋和潜质的人,反过来我也毫不避讳地说,自已是个数字白痴。从小对数理化不感兴趣,数学物理老师讲课时,我在下面偷着画老师,因为我的执着和偏爱老师们也就原谅我了。天生我才必有用,找到自己的强项就好。

艺术灵感来源于你生活的积累和感悟,最终你会褪去铅华,不再靠炫技来夺人眼球。艺术也是自由的,是“带着链铐的舞蹈”,美是在法度之中的自由发挥,没有法度就不会有线的质感,舞蹈也会苍白无力。我在北京的时间,总要去梅兰芳大剧院听京剧,去国家大剧院看芭蕾舞,欣赏歌剧等等。艺术是相通的,京腔京韵与书法有着妙不可言的相似之处。“师造化”不仅是艺术家,普通人也要善于观察自然,在生活中体悟就必能提升智慧,让心灵的感应度增强。《红楼梦》第五回里有副对联:“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记者:真不敢相信,您已年过半百,您看起来比过去做设计时更洒脱更年轻,在您的脸上更多的是平和与自信,请问这种状态有什麽秘诀?与书法有关吗?

史诗:有很大的关系,显年轻,除了基因以外,更多的是心态和生活习惯。最近看到一篇文章,有专家做了调查和比对,“学习书法是静心最好的方法”。我有这样的体会,心情再烦杂,只要提笔写字,进入书写状态,心情马上平和下来,烦恼便抛到九霄云外了。我身边有许多这样的案例。要时常创造与美结缘的机会,比如:听音乐,看电影,亲近大自然,会好友,品美食等等,都可以让你的心情激动,血液畅通无阻。胃口好,睡得香,身心达到高度平衡,能不年轻吗?

记者:您一直没有加入任何党派,乐作闲云野鹤,那您是怎样理解信仰对人产生的影响?

史诗:我是没有加入任何党派的,书法对我来说,不仅是艺术,更是神灵,它就是我的信仰,我是在民族自豪感的自觉中走入书法领域的。书法的境界以神采为上,创作入神和欣赏入神应该是统一的,对书法神采的信仰就是对中国书法本体的敬畏。书法可以使我们洞悉先贤的精神世界。我认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人,最可怕的莫过于无信仰,没有信仰就没有敬畏之心,就会丧失道德的底线,书法能让人的心灵崇高起来,在天底下诚心地为人处世,我认为这就是信仰,这就是皈依,这是一条漫长的修行路,不管最后是否修成正果,我们都会享受这个过程,这个过程让我们变得平和而愉悦,心相变得更美好。

记者:您是一个经历比较丰富的人,曾当过中学老师,做过电影美工、展览馆设计师,后来又下海创办了摄影设计工作室,这些丰富的阅历对您的艺术有多大的影响,对您的人生又有哪些启示?

史诗:就我们这代人来说,我的经历还算丰富吧。阅历就是财富,这话一点也不假。我16岁到农村边劳动边上高中,19岁高中毕业当了中学代课老师,当了十五六岁孩子们的班主任,22岁高考落榜,到影剧院当了美工,一年四季骑着自行车拿着毛笔走街窜巷书写十多块电影广告牌,35岁辞去展览馆公职只身下海,用摄影和设计闯出一条生存的路。51岁又关闭了13年的摄影设计工作室,毅然进京拜高师学习书法,这些经历现在看来我都很珍惜,经历让我胸怀格局变大了,求艺的心更切,学书的情更浓。为了养家糊口,白天揽业务拍照片,做平面设计,夜深人静再临贴读书,多一种阅历可能书法里就多一种厚重和味道,因为书法好给我带来了许多业务上和人缘上的好运气。现在的年轻人,缺的不是享受而是吃苦和磨炼,苦难和曲折是和幸福是成正比的,就像音乐,没有低音,高音的美就无法显现出来。

记者:您的经历中最让人敬佩的就是35岁辞掉公职,自己砸了铁饭碗,离开已有六岁儿子的温暖小家庭,只身闯青城创业,51岁又关闭开办了13年已有可观收入和一定知名度的设计工作室去到北京进入沈鹏先生书法工作室学习书法,做这样的决择,您是怎样想的,又是哪来的勇气?

史诗:人活着就应该有梦想,有追求,就要和自已挑战。世间是无常的,生命太短暂了,生命也太脆弱了,母亲孕育需十月怀胎,而死却在一瞬间。不实现自我价值,不能为他人和社会做点有益的事,在我看来就是枉活一生遗憾一世。我从小就崇拜画家,小学以后又敬佩书法家,阴差阳错我没有考上正规本科大学,但我不服输,经过努力我还是实现了做书法家的梦想,并且是靠书法自给自足。一个人最快乐和自豪的事莫过于被众人从心底里抬举和尊重,你的人格再加上文化的力量才是立身最持久的保障。大魅力和大勇气来自于你的修养和智慧。

记者:您的事业做得红红火火,你目前是怎样的生活状态?

史诗:我的绝大部分时间被书法占用了,退出平面设计行业,我的生活越来越简单,我想挤出更多的时间研究书法,品读一些过去没有品读过的国学方面的著作。我说的简单,绝不是直白的简单,它应该是简约,简洁后的简单。这样的生活方式会体现到作品当中的,能让作品变得更纯静,更幽雅。

记者:再谈谈你的家庭观念,嫂夫人一定支持你的事业吧?

史诗:社会上有这样的说法,人要有四老,老伴、老窝、老友、老底儿。我认为这个说法很经典,没有这几“老”,恐怕生活的不会安心,不会踏实,更谈不上幸福。有句老话“男人的一半是女人”,如果没有我妻子的支持和理解,肯定成不了今天的事业。做艺术家的妻子是很辛苦的,外表光鲜,背后忍受孤独和寂莫,需要带孩子,承担各种家务。有了金都贴在艺术家的脸上了,她们应该是无名英雄。一个好汉三个帮,朋友是你能量的重要组成部分,没有好朋友你的路一定不会走远!

记者:父母对您的成长和走上艺术之路,有什么样的影响?

史诗:我生在农村,长在县城,父亲从事教育工作,家里并不富裕,但我父亲特别爱买书爱看书,爱在书上圈圈点点,爱唱京剧,这些爱好和习惯至今影响着我。母亲虽是没有学历的家庭妇女,但心灵手巧,擅长剪纸、弹手琴和缝纫。寥寥数剪,一幅幅剪纸跃然窗上。我至今仍保留着出生时母亲为我缝制的布娃枕,眼鼻手足俱全,细致到用小珠子串成的耳环,活灵活现,一针一线严实均匀,充满了对我的慈爱,我视之为珍品。父母是子女的第一任启蒙老师,也是一生的榜样,父亲发现了我的特长,挖空心思带着我四处求师。六七十年代家里经济很困难,他们省吃俭用,但总能满足我学艺的任何要求。几十年我一路走来,父母始终是我坚强的后盾。我认为子女有良好的发展并能取得成绩就是对父母敬了一份最大的孝心。

记者:您有幸在前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当今书法大家沈鹏先生的书法工作室学习书法,成为他的学生,请您谈谈沈先生对您的影响。

史诗:与沈鹏先生结缘是我三生有幸的事。九十年代在沈鹏先生当主席的时候,我加入了中国书法家协会,并拿到钤有沈先生印章的会员证。没想到20年后我能在沈先生门下学习书法,我能得到沈先生的指点,确实是我一生的荣幸。

沈鹏先生是集艺术家、学者和诗人聚于一身的大家,早年他长期从事美术编辑工作和书协领导工作,扶持了一大批年轻有为的艺术家,因为见识多,眼界高,学养厚而立身于书界和诗坛,为国人所称道。沈先生是一位典型的中国传统文人,他以传统的人格修养来完善自我,同时也依照传统的治学精神学艺,酝酿出他独具一格的艺术思想和学术观点,我不敢妄加评论,沈先生书法和诗歌的风采大家欣赏和拜读后便知。

学习要学老师的精神,要接受他的思想来指导艺术实践,我很喜欢沈先生的风格,但我不可模仿先生,要在探索中走出一条适合自己的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我要好好努力学先生的为人处事,在艺术上不断进取,不敢说给先生增多大光彩,但绝不能给先生丢脸。

记者:近几年有许多人特别是年轻人开始接近书法并走进书法课堂,您为我们这些爱好者谈点学书法的体会吧。

史诗:书法不仅仅是一种符号,一种情感的表达,更应该是富有生命力、极具表达力和创造力的一种实体的存在。它的魅力所在就是那种自由的状态。那种飘逸豪迈的境界,它的书写内容对中国文化有着深刻表达。学习书 法就要走近传统文化,除了临摹经典字帖外,还要通过品读国学著作来提升修养,同时也要读些中国历史和艺术方面的文章。学习书法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日积月累才能有所进步,不可急功近利,学习是毕生的一门功课,一分耕耘一分收获。

采访后记:采访结束后,在他的工作室我们喝了几杯茶,一起品评他青少年时期的绘画作品,又欣赏了收藏的民国时期的留声机,古老的石狮子,还有他结婚时留下来的双卡录音机。他的工作室并不大,但整面墙的大书架让小空间倍增了几分雅气。在里屋的书案上重重叠叠堆满了各种字贴和资料,虽然乱了些,但墙上挂着的新作又平添了几许墨香。

我一边品读着他最近创作的作品,一边和他说些老友交心的话。我想,年过50的史诗,有着对书法的挚爱,有着对传统文化的眷恋和对生活的热情,他将后发散的魅力大概是那份不断用智慧、才情、淡定、坚持、乐观、守恒、博大和回归本真的心。(泽兵)

史诗艺术简历 史诗, 墨烨堂主,1960年出生于包头。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沈鹏书法工作室成员、中国书画研究院副院长、山东科技大学艺术学院兼职教授。曾在内蒙古师范大学美术系专修平面设计并拜中国著名书法家康庄先生为师学习书法。 已出版由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张海题写书名的《墨海笔迹?史诗书法作品集》、《中国经典?中国书画研究院院长作品集》、《史诗书法作品选集》第一、二集等。作品入选“首届中国书坛新人作品展”,意大利佛罗伦萨《国际当代汉字书法艺术展》等展览,曾以全国30名实力派中青年书法家的身份应邀参加中国首届少儿书法艺术节,并在百名书家百米长卷上即席挥毫。曾应邀为鄂尔多斯康巴什景观工程书写《鄂尔多斯婚礼赋》。多幅作品出国参展并被国内外美术馆、画廊、企业家和知名人士收藏。作品入编《百年经典——中国书法全集》等多部典籍。 

发表你的评论

说说你的意见
如果你想要个性头像,请到这里注册 gr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