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5, 2017

吴进良“新闻茶座”主讲词:中国画与中国精神

七月 31, 2014 作者  
类别 新闻快讯


中国画与中国精神

——吴进良在中国记协第54期新闻茶座上的主讲词

(2014年7月31日)

    我是外交部一名专职国礼画家和绘画专业教授。今天,我很高兴与大家一起谈谈“中国画与中国精神”这个话题,与在座的朋友们一起分享我作为一名绘画艺术家的感受和心得。

    党的十八大后,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宏伟目标,他强调,实现中国梦必须弘扬中国精神,这就是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这种精神是凝心聚力的兴国之魂、强国之魄。

    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文化的兴衰关乎国家、民族的命运,一个民族的复兴必然伴随着文化艺术的繁荣兴盛。一个民族,需要有振奋的精神和高尚的品格,否则难以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崛起的中国需要精神旗帜,当代中国人需要健康向上的中国梦,而文化强国战略正是托举起这个梦想的大舞台,作为中国文化精髓的书画艺术更担当着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

    中国画有着悠久的历史、鲜明的民族特征和强烈的中国精神。中国绘画审美史正是民族精神的折射史。绘画大师傅抱石说:“中国绘画是中国民族精神的最大表白,也是中国哲学思想最亲切的某种样式”。也就是说,我们可以根据中国画传统去探寻和体认中国文化的民族精神。李可染说出“为祖国河山立传”的铿锵话语,这正是可染先生作品感人的原因,他一生的追求都是在努力实现这个目标。他对祖国的壮丽山河怀有持久、深挚、质朴的感情,这种真诚的感情是可染艺术的内在驱动力。“笔墨当随时代”是清初石涛的名言。这些无不表明中国画的创作,应以立意为先,所谓“意奇则奇,意高则高,意远则远,意深则深,意古则古”,强调表现无限生动、韵味丰富的精神和内涵;中国画不讲焦点透视、明暗光线,不拘泥于物体外表的肖似,讲求“以形写神”,追求一种“妙在似与不似之间”的妙趣,也唯有中国画讲究诗、书、画、印于一体,题字、题句、盖印,可以提高或补充观者对作品的欣赏和理解,更丰富了构图的变化,起到互相衬映,互为显彰,点缀与平衡构图的多方面作用;正是中国画这些独一无二的艺术表现形式,使中国画充满着无限的诗意气质和丰富的哲学及精神内涵,在世界美术领域里独树一帜、无以伦比。

   

 徐悲鸿先生创作于1938年的《雄狮》

    例如艺术大师徐悲鸿先生创作于1938年的《雄狮》,由于当时日本侵占了我大半个中国,国土沦丧,生灵涂炭,徐悲鸿怨愤难忍。他画的负伤雄狮,回首跷望,这头双目怒视的负伤雄狮在不堪回首的神情中,准备战斗、拼搏,蕴藏着坚强与力量,体现了作者爱国忧时的思想。再如,徐悲鸿先生创作的《田横五百士》所描绘的是《史记·田丹列传》中的农民起义领袖田横在刘邦称帝后,将到洛阳招安,他手下忠心的500名战士为他送行的情景。

徐悲鸿《田横五百士》

    此画作于1928年,成于1930年,此时 正是日本入侵,蒋介石妥协不抵抗,许多人卖国求荣之时,作者意在通过田横的故事,歌颂宁死不屈的精神,歌颂中国人民自古以来所尊崇“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品质,以激励广大人民抗击日寇的精神和斗志。

徐悲鸿作品 《愚公移山》

    徐悲鸿先生于1940年完成国画《愚公移山》,以宏大的气势,震人心魄的力度来传达中华民族的决心与毅力。赞誉中华民族坚忍不拔的毅力和夺取抗战最后胜利的顽强意志。正是因为这些作品极具思想性、时代性和激励性,充满深刻寓意和内涵,这样的意境让人深思,引人共鸣,所以才会为后人所喜爱并成为永恒。中国画作为特殊的图画式表现形式,包罗万象,蕴藏着意蕴深邃、含蓄空灵和与时俱进的精神之美。





发表你的评论

说说你的意见
如果你想要个性头像,请到这里注册 gr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