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5, 2017

国画大师柳子谷曾在大连教中学 当时已颇有名气

八月 3, 2014 作者  
类别 新闻快讯

  1950年,经马寅初推荐,享誉画坛的柳子谷由杭州转东北任教。他选择落脚大连。根据年谱记载,他当时在大连第五初级中学(以下简称“五中”)任教。而根据柳子谷的学生介绍,其实是在第四初级中学(以下简称“四中”)担任图画教员。而柳子谷在大连居住长达7年,其间虽然生活窘迫,但始终不辍画笔。

  当年人

  柳子谷(1901~1986)

  名习斌,号怀玉山人,江西玉山人,著名国画家。 4岁跟随父亲读书,少年时以书画闻名乡里。上世纪30年代,与徐悲鸿、张书?缙朊??⒂??敖鹆耆?堋薄A?庸壬剿?⑷宋铩⒒?窠猿ぃ?纫岳贾裨煲枳罡撸?患溆小鞍迩诺诙?钡拿烙??/p>

  从前事

  解放前,柳子谷的作品受到李宗仁、何香凝、冯玉祥、蔡元培、徐悲鸿、张大千、梅兰芳等名人骚士的追捧,李宗仁竞选总统时,还以他的画作作为礼品。1950年2月,柳子谷受聘于东北招聘团,来到滨城,任中学教师。

  采访顾问

  嵇汝广

  《记忆·大连老街(上、下)》作者

  寻访“四中”旧址到底在哪里?

  柳子谷到底在四中还是五中任教,有一点小小的分歧。那么,先搞清楚,这两所学校昔日的校址到底在哪里?

  据当年的老人回忆,今中山区济南街的三十九中,便是旧五中的所在。那么,旧四中又在哪里呢?四中最初的校址在友好广场独立街六号中山区中心小学,那里原是日本侵占时期的大连商业学校。1956年,四中与育才学校合并成为大连第二十四中学。

  重提旧事还得从四中建校说起。据柳子谷的学生曹长来回忆,四中当时的校长叫孙长信;1951年1月建校时,四中只招了初一年级八个班,二、三年级是从旧五中拨来几个班,均为男生。四中全是男生,而一中全是女生,这在大连当时是比较特殊的。柳子谷是四中建校元老,担任初一的美术老师。他教授学生,主张抓住临摹、写生、创作三个环节,尤其强调“景真”、“情真”、“理真”。在校教学期间,柳子谷所画的少儿题材的画,大多作为大连《新少年》杂志的封面发表。

  上课 穿着旧布鞋讲解漫画知识

  柳子谷非常简朴,穿着一身青布或蓝灰色中山装和一双旧布鞋。曹长来清楚地记得,老师说一口浓浓的江西口音的普通话。 1951年3月,柳子谷开讲第一节课,教学生们画美国总统杜鲁门的“苦闷像”。在教学生们画“杜鲁门苦闷像”的同时,柳子谷还讲解一些漫画知识,特别是前苏联漫画家库克雷尼克塞等名家漫画,甚至还告诉学生们哪里可买到《鳄鱼》等漫画杂志。

  说起柳子谷创作的少儿题材画,曹长来印象最深的是一幅描绘“少先队员跳乌克兰舞”的画。画面上的小男孩曲左腿踢右腿,左手放脑后,神态极令人喜爱。

  当时,柳子谷画的竹兰小品特别多。兴致高时,他就会在学生的稍好一些的图画本上画上一幅小品画。

  旧宅 居于向前街的“教师楼”

  客居滨城期间,柳子谷住在哪里呢?

  大连徐悲鸿艺苑秘书长、大连市甲骨文学会理事胡登科是柳子谷的学生,曾与其同住在一个教师楼院里。根据他以及柳子谷的长女柳咏絮的记录,最初,柳子谷住在东方大旅社,后短暂居住岭前日本房,建校期间至离开大连前,曾寓居于向前街的“教师楼”。

  最初,从南方来的老师们受到了像外宾一样的接待,被安排住在友好广场附近的东方大旅社。临时寓居的日子里,他们一日三餐均有大鱼大虾,兼有法国大菜和西餐。后来,这些老师被集中安排到东方大旅社背后的教师大院。

  教师大院原是日本侵占时期一所设施完备的私人医院。据胡登科回忆,“大门上写着四个大字‘近藤医院’,虽然已经废弃,但其昔日的奢华一目了然,绿色的麻胶地板,紫铜的镶嵌,雪白的卫生洁具,宽大的壁炉,许多房间里还有使用冰块进行冷藏的旧式冰箱……”

  胡登科家住在靠大门外西侧的三间房,隔壁向东是教师中地位最高的校长孙长信,柳子谷住在教师楼后院一栋一层的日式平房里。“教师楼”旧址的具体位置,就在今向前街712路汽车“青泥洼桥站”对面。

  课余 常到工人文化宫参加活动

  业余时间,柳子谷经常参加大连市工人文化宫的各种美术活动。那时,著名版画家朱鸣冈担任市文联美术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在工人文化宫开办了绘画学习班。因为对中学的课堂美术教学有些陌生,柳子谷每周都到市工人文化宫进修现代美术,在那里支起画板画石膏像。虽然他当时颇有名气,仍非常谦逊,常与姜建章、马国勋、苏国景等人切磋技法,绘画写生。

  胡登科喜爱美术,与柳子谷的儿子柳楠湖是同班同学,便整天着迷似的往柳子谷家跑,看他泼墨作画。

  生活 经济拮据靠卖画渡过难关

  柳子谷有五个孩子,夫人不工作,仅凭他每月六七十块钱的工资维持生计,所以生活非常艰苦。那时,大连街很难买到宣纸。即使有宣纸,也买不起,柳子谷便用“道林纸”来作画。“道林纸”即“胶版印刷纸”,是专供胶版印刷和工厂制图的用纸。柳子谷琢磨出一个法子,先用砂纸将道林纸的反面打起毛,然后再用水湿一遍,趁着纸还没干,挥毫作画。这种法子倒很管用,画出的效果与宣纸差不多。

  某年,胡登科的父亲来连探望儿子。他知道柳子谷住在教师楼后,连说大院里住了一个宝贝。回上海后,胡登科的父亲买了厚厚一摞宣纸邮寄给柳子谷,希望他能随心所欲地画竹子。

  某天,柳子谷和胡登科一起画画。柳子谷看到晚饭还没有做好,便问胡登科饿不饿?胡登科老实地回答说饿。柳子谷便拿起画笔顺势在墙上的贴纸上画了一个烧饼,又点了几点“芝麻”,然后风趣地说:“我们就画个饼来充饥吧。 ”

  胡登科至今记得当年在老师家拣米麸的旧事。因为常到老师家,柳家的人也不拿他当外人,便让他一起坐在桌子边上拣大米。当年做好的大米饭只能让柳子谷和他最小的儿子享用,其他人则吃杂粮。

  遇到难关,柳子谷会在一些石膏板上画一丛竹子或兰草,将圆圈放在板上,用淡墨喷上一轮圆月,让胡登科拿到天津街的外文书店去代卖。柳子谷当年的那些小品画每张仅售一块钱。

  关于创作

  画卷被军事博物馆收藏

  当年,《旅大日报》为了提高市民绘画水平,增强娱乐性,开设了“大家画”的栏目。许多市民纷纷投稿。闲暇之余,柳子谷也即兴创作了漫画《华尔街的两个伙伴》。作品刊发在1951年2月18日的《旅大日报》。

  1951年,正值“抗美援朝”时期,柳子谷在《旅大日报》上看到梅兰芳、常香玉等艺术家为国捐献飞机的报道后,也想为国家尽自己的一份力量。于是,他联合朱鸣冈、罗叔子两位画家共同举办画展,义卖捐款。起初,画展非常顺利,第四天柳子谷的画作几乎全被订购。然而,因为当时特殊的历史原因,他的画展被迫停止。望着满屋堆积的画作,他伤心地流下了眼泪。

  不过,这次打击并没有熄灭柳子谷的爱国热情。说起来,人们熟悉柳子谷,可能多是因为他和满健合作的《抗美援朝战争画卷》。当年,满健亲临朝鲜,有战地生活,有艺术构思,却苦于无法凭一己之力完成这幅长篇巨著。于是,满健寻访到柳子谷,两个人遂携手创作。1958年9月,画作脱稿,卷长27米。 1959年,《抗美援朝战争画卷》(当时名《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歼敌图》)在沈阳展览,受到各界好评。 1985年,纪念抗美援朝35周年之际,这幅画作进京展览,并被军事博物馆收藏。

  在连期间

  常到劳动公园静心写生

  1952年,已经担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的徐悲鸿得知柳子谷在大连任教的消息后,便写信邀请他到北京讲学。但大连方面始终没有同意。1953年9月26日,徐悲鸿病逝,柳子谷进京的机会便成了泡影。

  柳子谷并没有因此而消沉,他除了上课,几乎每天都要外出写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每天午后都会在劳动公园里专心创作。作品《大连劳动公园》便是那个时期创作的。

  柳子谷还经常与在大连创作苏军烈士像的卢鸿基一起探讨交流。至今,卢鸿基的外孙卢家荪还珍藏着柳子谷当年的两幅赠画。那两幅画只有4开,没有装裱,均系花鸟竹林图。

  1956年,柳子谷离开滨城,调往沈阳师范学院任教。

  师恩重于泰山,为了让老师的画重回滨城,进行展览,胡登科多次卖画筹集资金。柳子谷的长女柳咏絮也分别于2007年和2010年,两度带着父亲的画作在大连展览。画展中的多幅“小品”就是柳子谷当年在劳动公园写生时创作的。

  延伸

  画作售价曾与张大千不相上下

  上世纪40年代,柳子谷在全国各地多次举办个人画展。由于柳子谷在书画界声望极高,所以党、政、军、商的上层人士及柳子谷好友都会亲临祝贺捧场,且作品销路良好,价格动辄数百上千大洋。据陈大羽等老画家回忆,上世纪40年代中后期,柳子谷的画价在南京可谓傲视群雄,令人羡慕,他的山水画每平方尺200大洋,竹子画每平方尺 100大洋,售价之高已与画坛盟主张大千不相上下。

  据《上海金融报》报道

  评价

  画竹圣手;真气远出;妙造自然;画到蒙蒙翠欲滴,先生墨妙耐寻思。 ”

  ——徐悲鸿

  英雄气概美 人 姿 ;……子谷勉之,图画当兴矣。 ”——于右任

  坚贞君子节,正直古人风。 ”——蔡元培

  接武荆关,并美三王。”——吴雅辉

  □半岛晨报、海力网记者胡慧雯

发表你的评论

说说你的意见
如果你想要个性头像,请到这里注册 gr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