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3, 2017

成忠臣:为中国画走向现代化“摇旗呐喊”

七月 23, 2014 作者  
类别 新闻快讯

 △成忠臣:中国现代水墨画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央文史馆书画院研究员、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书法《孩儿出关》

△现代水墨画《林海圣雪》

△现代水墨画《大山之光》

△现代水墨画《夕照雪山》

△现代水墨画《雨后》 

  成忠臣是现代水墨画领域的开路先锋和标志性人物。他勇于前行的探索,以非范式的“反前艺术”的形式及方式大胆地否定程式化,大众化普世的“艺术”。以“自由的尺度”对现代水墨画的艺术构成及美学思想给予重新的诠释。成忠臣是中国画坛上又一位思想深刻、观点鲜明的艺术家。

  这是百度百科词条名片的简述。近日,笔者采访了这位中国画现代化艺术运动的先行者……

  问:您曾以毛体久负盛名,但听说您封笔了,原因是什么?有这回事么?

  成:有这回事,这是我人生的一个过程,我不想重复自己,艺无止境是我的追求。其实毛体书法家这个词是一些人强加给我的,我自己从来不承认。因我与其他人不同,我不是临摹,而是学毛泽东师古创新的精神。我主要是喜欢毛泽东字体的潇洒和霸气。我自小习书,系统地学习过颜真卿、苏东坡、郑板桥、王铎字体,在这方面打下过良好基础,后又长期反复练习过毛体那些精到的点画、线条,心追手摹,吸取精华。毛体写“形”容易写“神”难,这种字体一学就像,一像就死。因这种风格太偏激,偏激性已到了临界点,只能有其一不可有其二的,不像其他书体那样有包容性、可塑性。我这人喜欢挑战,越难的东西越喜欢探索,我把掌握的传统功底结合毛体的结体、章法、布局,把这些融合在一起,同时融合了颜真卿之骨,苏东坡之严,郑板桥之势,王铎之韵。2007年8月我带到北京让邵华看了,她一幅幅地看得很仔细。最后沉思良久问我:“你是怎么练的,我见过那么多学毛体的,这么成功,这么到位的第一次见。”我笑答“探索”。李铎见后跟我讲:“你这人挺会解决矛盾的,创造性发展得不错,会找方法和技巧,学书法就该这样的融合贯通。”对于写字,道理其实很简单。就是轻重缓急表达浓淡枯湿,这看似简单的道理却相当遥远。老百姓讲,就这两下子,可这两下子就是一辈子,有人一辈子也得不到这两下子。有人写字写的是艺术,有人写的是商品,与画画一样,它分两个极端,一文不值和万金不卖。对老百姓来讲,林散之的字与农村老先生的字他也许永远也分辨不出哪个好。对于书画,我的艺术观点,学习传统,掌握传统,扬弃传统,颠覆传统,最后创新塑造个性。个性就是符号,一个艺术家如没符号,就是工匠,就是伪艺术。

  问:随着现代水墨的兴起,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已感到创立风格的重要性,那么对于艺术上的符号,您是怎么理解的?

  成:学习传统国画,第一步应是临摹,“传移模写”为六法中的一法,这是老祖先传下来的一个法宝,第二步是写生,师法自然,第三步是创造革新。如一个从事绘画的人,仅模仿他人,原样照搬,模拟不化,就失去了创作的意义。潘天寿曾指责:“中国人从事中画,如一意模拟古人,无丝毫推陈出新,足以光宗耀祖者,是一笨子孙”。齐白石更是语出惊人;“学我者生,似我者死。”这句话狠狠地道出专以模拟为能的危害。临摹是掌握绘画规律的前提,掌握规律后就必须设法融会贯通,创出自己的符号。中国书画艺术的传统历来讲究笔法,墨法的程式化锤炼,这种陈陈相因的思维定势造成中国艺术的重复和单调,致使中国艺术缺乏了想象力和创造力,缺乏艺术应有的嬗变活力。中国画不应千人一面,而应一千人一千个表达。只有以视觉符号颠覆视觉规范,才能带来多义性,阐释出多样化与开放化。这样的思维取向才能给画坛带来新鲜的视觉和别样风范。

  问:看您的现代水墨作品很重视色彩和水的发挥,显现出多元化、个性化元素。能否谈一下您对艺术的理解和追求?

  成:好的,和许多成名的艺术家一样,我的艺术之路也很艰辛,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我早年师从叶浅予、刘继卣、董寿平、于希宁、黑伯龙诸师,在绘画领域广泛涉猎,决定了我对具象美学、抽象美学的强烈悟性,从而找到了东方与西方之间审美情趣的契合点。作为有超前意识的艺术家,在掌握传统技巧后,开始向东西方融合方向转变。我清楚地认识到,一个出色的画家不能在具象上固定,应站得更高,站在世界艺术之上。作为一个对社会负责任的艺术家,我认识到一个以艺术为生的人,首先要弄明白艺术是怎么回事,一个艺术家在社会上的使命是什么。艺术不是古人的翻版和二手货,不是临摹别人重复自己,艺术要有思想性和独立性。艺术最有价值的部分是通过作品向社会提供了一种有价值的思维方式以及被连带出来的新的艺术表达方式。大凡真正的艺术大家的个体命运都要放在整个时代中,所呈现的不是匠活技艺,而是精神方向的选择和高度。新的语言及方式是源于有才能的艺术家对所处时代的敏感以对当下文化及环境高出常人的认识,从而对旧有艺术在方法论上的改造。所以说,真正的艺术家是思想型的,是善于把思想转化为艺术语言的人。只有把思想、情感提炼融入到艺术创作中才是艺术的至高境界。画家、书法家倒不如一个艺术思想家。从早期的具象到现代的抽象,一直贯穿着我的艺术灵魂和生命,对中国画坛上那种千年来陈陈相因的临摹方式,我认为那是迂腐、过时的东西。我主张用新的绘画结构理念转变传统绘画在创作方面的观念和认识。

  问:您对具象美学、抽象美学理解得很透彻,对中西绘画语言融合也不断尝试,那么中国画走向现代化的含义是什么?

  成:85美术新潮以来,中国艺术界发生了重大变化,现代化艺术运动画上了句话,现代化的滚滚浪潮席卷全国,中国美术似乎突然具备了现代化的特征。在建构中国本土文化的形态进程中,吸收和转化了大量西方现代艺术以来的文化成果,涌现出一批在艺术观念和语言探索中重现艺术本体,立足精神本位,同时关注社会发展和文化变迁的艺术家群体。他们通过自己作品的语言突破和精神突围摆脱了传统样式的束缚和影响。为实现中华文化复兴,中国画也要面向世界。但不走向现代化就无法面向世界。艺术界标准扭曲的乱象还在左右中国画走向世界的脚步,可以说艺术最大的敌人就是面对艺术的程式化,只有扬弃程式,颠覆传统,才能实现中国画现代化。不然中国画就会在世界艺坛上滑向边缘,退出主流文化视野。中国画现代化,首先要在精神上坚持“现代”取向,这样才能在艺术历史的时空中奠立自己的艺术坐标。

  问:您的视野是全球化的,您一直充满着一种永不满足的激情,另外听说您恃才傲物是出了名的?

  成:(笑)哪有这么回事?

  一旁好友任聚玉说起他一些事:成老师这人非常好,我们交往二十多年了,我非常了解他,他个性很强,是个怪才,在不了解他的人眼里,认为他看不起人,不理人,其实不是这样。他平时惜语如金,不谈艺术不多言。他这人怪得很,他看得起你,价值几万、几十万的字画会双手送给你,他看不起你,多少钱也不卖给你。他对待艺术很认真,他天天烧字画,不满意就烧,裱好的也烧,很多字画一把火就烧了。他这个人还很低调。2008年汶川大地震,捐款50万也拒绝媒体宣传。只是后来被四川一家媒体报道才让人了解。他在艺术界交往很多朋友像冯远、李铎、章飚等人都非常尊重他,对他评价相当高。

  问:当今书画市场乱象您可能早已担忧,通过观察角度可能有很多话要讲。您觉得中国画怎样才能走向现代化?

  成:美术界乱象很严重,在令人眩晕的名利、金钱诱惑下,一些占据好码头、好位置的人使出浑身招数,把书画市场与书画评论搅得混淆不清。他们弄虚作假地鼓躁,把自己身价、画价提升上天,以便在艺术市场上招摇撞骗、坑蒙不明真相的局外人。现实存在“迹不迨意,声过其实”不正风气弥漫着书画艺术界。这些都是书画领域的雾霾,只有清理干净,中国画走向现代化面向世界才能起航。

  问:您近期的艺术创作有怎么样的新思路、新方向?

  成:今年参加南京国际美术展,因我看到了中国画面向世界的曙光,找到了切入点,是人生目标的起点,这个人与我一样,都认识到中国画现代化面向世界的重要。他叫严陆根,是清华大学高材生,干过新闻记者,1993年开始涉及房地产。现为中国侨商联合会副主席、南京利源集团董事长。他为维护民族尊严,为了中国画实现现代化的梦想,也为了优秀的艺术家不被经济市场淹没,挺身而出,全面退出房地产领域,投身文化产业,把几百亿资金全部砸向这个行业,虽然在一些人看来是一个几乎让人无望的不可为之事,但他做了,那就是非常伟大的事业。他与中国侨联、中国美协、国家画院,国内外的艺术机构联手打造了国际美术展,把那些吮吸传统精华,将其融合贯通,其作品表达出一代人的所想、所思、所为的艺术家挖掘出来,为打造国际巨星,为中国画走向现代化,面向世界倾注豪情与力量。打造艺术界“奥斯卡”是老严的梦想,同时他以培育国际艺术大师为已任,以构筑符合国际规则的公平、公正、透明的艺术体系,以国际化的广度,构建艺术舞台。全面提升中国文化艺术在国际上的形象和声誉,提高中国文化艺术的开放度与融入度。

  另外老严投资30亿在南京凤凰山建了1200间画家工作室群落,在那架起了一个“多彩世界。”

发表你的评论

说说你的意见
如果你想要个性头像,请到这里注册 gr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