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23, 2017

艺术品基金排队清退 市场行情盘整或陷兑付延期

八月 19, 2014 作者  
类别 新闻快讯

⊙记者 曹原 ○编辑 陈羽

 华夏收藏网讯 艺术品私募基金自7月被证监会[微博]纳入《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来,利好消息不断,这一身份的转正被视为官方鼓励发展艺术品私募基金的信号,新一波艺术品私募基金发行潮即将到来的说法不绝于耳。

但是,放眼国内整个艺术品基金,对投资标的物的选择、专业人才、完整的艺术产业链等等都是一种考验,与此同时,退出难、专业性高、期限短等问题仍然是国内艺术品基金的特殊瓶颈。

深圳杏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徐永斌深知此理,最近也正为此苦恼万分。不久前,杏石被曝出其发行管理的一只艺术品基金今年5月到期后,投资人普遍只拿回10%的本金,针对此事,徐永斌在深圳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艺术品基金排队清退

兑付延期难避免

2011年5月,杏石发行了一只有限合伙的艺术品私募基金产品,一家股份制银行东莞东城区星河支行为该基金的资金托管渠道,基金期限为2+1年,预期收益率20%。21名投资人共投资950万元,与徐永斌、潍坊中仁艺术品发展有限公司合伙投资“深圳市杏石盛世文化投资中心”,投资额共1056万元。合伙企业“深圳市杏石盛世文化投资中心”的经营期限为两年,两年届满后可根据中国艺术品市场情况延长续存期限一年。协议规定深圳杏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作为“深圳市杏石盛世文化投资中心”的管理人,由前者进行艺术品投资。

“其实杏石这些年一直倡导艺术品资产化,是以中长期持有为目的的,这只基金2010年开始启动,2011年大量发行,当时的市场环境很好,我们提倡发行5+2,但是投资人不同意,而正好这只基金发行完了以后,2012年艺术市场就开始下滑,这两年也一直不景气地在盘整。”

2012年开始,艺术市场进入全面疲软之中,拍卖市场的全面萎缩首当其冲,文交所的集体转型更是在关键时刻挤压了艺术品基金的退出渠道。徐永斌向记者坦言,赶上这一波不好的行情,这只艺术品基金在今年5月到期的时候,确实面对退出难的问题。

事实上,杏石从2010年开始共发行九只艺术品基金,总共发行不到一个亿。徐永斌在交代清退情况时说明:“我们的清退是按时间顺序走的,即便在现在市场这么困难的时候,我们管理的第一只基金已经全部兑付完毕,第二只基金已经兑付完成本金的70%左右,清退的方法有现金兑付,有进行艺术资产配置。东莞是正数第五只基金,正在排队清退,确实现在行情不好,越退越慢,但我们还是在积极应对,在现在最困难的时候先兑付了10%。”

今年5月三年投资期到期,杏石的确遇到资金周转困难,没能按时完成兑付,徐永斌根据该只基金所投资艺术品预计销售回款时间,制定了清退方案:2014年5月20日兑付95万元,占总出资额10%;2014年6月30日前兑付285万元整,占总出资额30%;2014年7月30日兑付285万元整,占总出资额30%,2014年8月30日兑付285万元整,占总出资额30%;2014年10月30日前兑付其余的红利收益。红利收益自本基金合伙协议签订之日起计算至有限合伙人出资款兑付完之日止,按年化收益率15%计算。

从20%的预期年化收益,到最终15%,徐永斌的解释是:“5%是企业的税收,我们代付代缴,20%是预期,这一点在开会的时候我们专门和投资人解释过,有限合伙人协议里面也有。”

实际情况是,在完成了首次10%的兑付后,杏石曾承诺的6月30日前兑付30%仍然没法如期完成,“就在我们6月底的兑付晚了几天的时候,有投资人选择登报,这样给了我们很大的压力,因为我们一直有很多条腿在走路,报道一出,再加上网络上全是说我们只兑付一成的错误报道,让我们很多资金回笼的其他项目被迫停止,资金越发困难,即便如此,后来我们还是努力退了2%左右。”

杏石的另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清退方案是见报前的,当时我们预期的确是在今年10月前能完成,当时我们有资金计划,但现在的环境让我们很被动,很多业务停滞,现在说实话,的确很难再按承诺书的时间完成兑付,我们需要一个宽松的环境。”

兑付方法多角度

投资标的难撮合

徐永斌一直坚信,艺术品是具有持续斜线上升的商品属性的东西,最怕碰到金融危机,但凡碰到经济不景气,则会出现锯齿状盘整的略微下调,作为一个纯投资性的产品,很难如期退出,“整个艺术品基金在这两年不景气的环境下,通常都退不出来,但是大的趋势不会改变,艺术品投资需要中长期持有,经济不好的时候,要渡过困难期,退出确实是最大的问题。”

除此之外,投资标的物的特殊性及专业性,也是艺术品基金无法逾越的难题。这只投向近现代、当代书画的艺术品基金,投资人多为以东莞为主的广东本地人,在这只艺术品基金无法如期兑付的延期中,杏石曾多角度的与投资人应对和沟通,“实体经济不好,艺术市场大环境不好,造成现在艺术品市场的有价无市,我们曾和投资人沟通,可以实物兑换,或转换成一对一的其他艺术品投资产品,不过他们不愿意。”

按前几只基金兑付的经验,杏石也曾向这只基金的投资人提出,面对现在的确存在的资金困难问题,杏石可以进行固定资产的兑付,比如房产,也可以进行字画兑付,或者转变成一对一的艺术品投资产品。但实际情况是,这只基金的投资人不愿意要房产,有的愿意要字画的,却因为南北差异和对艺术市场的不了解而难以达成一致。

“我们投资建议书和艺术家详细介绍以及作品市场情况等,都有提供,希望他们自己可以去找找行内的朋友,但这其中有很多困难,比如有的投资人投了20万,但他(她)希望要李苦禅、于希宁,这种没法配,而且投资人都是广东人,我们提供武艺等很知名的艺术家,但他们不了解,他们希望要岭南艺术家,希望要关山月等,这中间都在撮合,而且我们建仓的时候大多以北方艺术家为主,很少有岭南艺术家。”

根据杏石提供的资料,这九只艺术品基金至今的兑付情况中,进行房产兑付的有2000多万元,字画兑付了1000多万元,现金兑付了5000多万元,投资期间也有投资人急用钱提前退出的,因为无法通过大帐均分,大多走了代持。

艺术品投资应是

中长期持有的资产配置

面对媒体的诸多报道,徐永斌向《上海证券报》首次公开解释:“我们在银行做的是资金托管,没有签过代销协议,也不是平台发行,投资人误解了是银行发行的。另外,因为前几只基金有一个条约,如果没能按时退出,就算没能履约,第三只和第四只基金的部分投资人走了仲裁,做财产保全,目前只有杏石投资的部分股权被冻结了。”

另外,徐永斌表示,这只艺术品基金的基本情况在与投资人开会时曾做了统一的展示,所投作品图片也做过展示,“基金成立、画的购买、打款单、入库单,深圳文交所都有,而且我们每个季度都做了信批,在杏石投资的网站上都有,都曾通知过投资人,每个投资人都有一个密码,他们可以登录查询,他们曾要作品的详细名单和基金的详细报表,我们都提供了。”

徐永斌曾一直不愿意公开回应报道中投资人对杏石的所指,“我能理解投资人的钱没能按期拿到的着急心情,也承认现在遇上了这样的环境,兑付的确是在延期,只是我们其实一直在积极地想各种办法应对,但希望能有一个宽松的环境,这样才有利于我们更早更顺利地完成兑付,能给我们一点时间来换空间。”

事实上,杏石的这只艺术品基金确实暴露了国内艺术品基金高回报率与短投资周期的矛盾,这种矛盾考验的是本就薄弱的艺术产业链,在遇到大的经济环境不理想和艺术市场全面盘整时的退出难题。根据西方多年经验不难发现,针对艺术品本身的特殊性,将其作为资产配置性投资的适用率远高于将其作为投机性短期理财产品。在西方的财富管理与整合中,与“短、平、快”的短期投机相比,艺术品是作为一种资产配置的方式,是一种“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的财产持有概念。

作者 曹原

发表你的评论

说说你的意见
如果你想要个性头像,请到这里注册 gr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