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19, 2017

艺术家集体维权 艺术品市场再陷诚信危机

八月 19, 2014 作者  
类别 新闻快讯

记者 唐子韬 编辑 陈羽

 华夏收藏网讯 近日,一则发布在微信朋友圈的消息引起了艺术圈的轩然大波。8月5日晚,艺术家王军的微信消息称,艺术品电商哈嘿(北京)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哈嘿”公司/Hihey)曾以某展览项目为名骗取他及多位艺术家作品至今未归还。他呼吁受骗艺术家联合起来向法院起诉,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此微信在艺术界朋友圈迅速传开,并在此后的几天之内,陆续有曾与“哈嘿”公司有过合作的艺术家自发组成微信群,主张维权。

记者采访到相关当事人,尽管维权艺术家与“哈嘿”公司双方各执一词,但关于艺术品行业内的“电商模式”、“诚信与监管”、“法律意识”等问题的讨论凸显出来。

“电商”何罪?

整个事件中,艺术家在针对“哈嘿”公司行为的“控诉”中,有关“电商”的不规范操作成为一个焦点。

艺术家邹荃也在自己的微信中称,“哈嘿”公司的网络拍卖中可能存在欺诈行为。她在后来接受记者的采访中引述自己的亲身经历,对“哈嘿”公司的部分网络拍卖行为持怀疑态度。她表示,“哈嘿”公司极有可能通过网络操作对其上拍作品进行暗箱操作。

当代艺术批评家、策展人、艺术品经纪人赵子龙告诉记者,与西方相对成熟的市场体系相比,中国品市场仍然处于依赖专家,或者专家型藏家的市场指导作用。普通大众,或者新入场的买家,很难根据自身判断选择艺术品。因此,艺术品电商这种新生事物进入中国之后,由于缺乏对于艺术品消费购买的引导,这种大众购买艺术品的模式就会由于缺乏专业性指导和监管而难以取得消费者信任。

“艺术品电商本身是为了降低成本,促进艺术品大众消费的良好模式。但是这种新生事物,在缺乏相应监管的前提下,也容易让参与者产生投机心理。”他告诉记者,一方面,青年艺术家缺乏更好的曝光渠道而选择了电商平台,另一方面,艺术家又缺乏自我保护意识。在艺术品定价、保管、交易等环节没有能有效获得自身权益。在整体行业缺乏规范的前提下,电商自身的行为很难得到监管。

他认为,目前是艺术品电商的“试错期”,必然会出现种种现象。但与艺术品电商模式本身并无直接关系。

“”哈嘿”公司的事件之后,或许会刺激电商在行业规范上更进一步。在整体市场环境缺乏诚信、监管的情况下,需要的不只是艺术品电商的行业自律。”

在他看来,电商需要是大量真实消费的用户,这与传统一二级市场的艺术品销售模式不同。真实用户和真实交易,都是艺术品电商的生存之本,但在这方面,国内的艺术品电商还有很长路要走。

“劳先生”作为本次“艺术家维权行动”的一位主要志愿者,在接受记者的采访中表示,现在的青年艺术家在参加机构举办的活动的时候应当增强法律意识,懂得维护自身权益。艺术品电商的不规范,更多的是某些公司的个别行为,其中,如人员流动性强、操作不规范等等都可能导致不良后果的发生。“不规范是整个行业的现象。只不过,像”哈嘿”这样的企业需要很多艺术家,但在处理个体问题的有些方式不妥,造成问题扩大化。”他说,艺术家所说的维权,无非是从自身利益出发,想要获得问题的解决和补偿。只要机构和个人之间积极解决问题、达成谅解,就能够得到行业的理解。

然而,事实似乎并没有“劳先生”所想的那样容易。自8月6日,艺术家在微信上建立“Hihey受害艺术家群”以来,已经有200余人加入该群,“劳先生”告诉记者,尽管其中有很多是关心事态发展的局外人,但加入维权队伍的艺术家还在持续增加。尽管目前出于法律保护的目的,他不便向记者透露相关名单和具体数字,但可以看出,在事件发生过去一周的时间以来,“哈嘿”公司的一些事后措施并没有起到有效缓解危机的作用。

行业顽疾

“哈嘿”公司发布于8月11日的一则公告中称,事件发生后“哈嘿艺术网第一时间成立专项小组,积极与网上名单上卖方进行沟通”,并且与艺术家沈敬东、崔宇达成和解并继续保持合作关系,与艺术家宗剑、李想、李子沣、张占占达成和解但提前解除合作关系。

尽管一段时间以来,“哈嘿”公司身陷“信任危机”,但该公司总裁何彬在接受记者采访中表示,“维权艺术家尚属少数行为,对公司正常运营不构成重大威胁。”

“与我们公司签约艺术家有5000多个,几十个人的个别事件并不能代表整体情况。”何彬表示,“我们也私下跟部分艺术家接触,并达成谅解。对于其他艺术家的诉求,我们将根据事前协议和公司规定酌情处理。”

作为中国最早探索艺术品电商模式的机构,何彬和他的“哈嘿”公司多年来在行业内的工作步履维艰也饱受争议。“电商这种模式是新兴事物,它需要时间去磨合。”这是这位年轻的“80后”总裁对自己事业状况的总结。在几年前获得第一轮天使投资之后,他目前又刚刚获得了新一轮的“风投”融资。

然而,此次事件的突然爆发,让这家“艺术品电商”公司的行业名声急转直下。而据知情者透露,大部分问题与艺术品行业操作规范问题直接相关。一位参与维权的艺术家告诉记者,艺术家在与画廊、拍卖行等机构进行合作的时候,作品因滞留、丢失、损坏而得不到赔偿的事情时有发生。“作品售后拖欠结款,价格暗箱操作等等事件经常发生,”画家李某告诉记者,“这不只是”哈嘿”这样的公司会这么做,整个行业都这样。”

正如参与本次“维权事件”法律援助的律师张中伟(中央美术学院学报法律顾问、艺术法网创办人、艺术法律师)所说,艺术家在艺术行业体系中处于弱势,即便是与机构签订了合同,其条款大部分也是不平等的。他告诉记者,“拍卖行、画廊经常用霸王条款来约束艺术家,艺术家维权意识又十分淡漠,这就助长了行业不规范行为。依靠个体和短期效应,很难改变群体状况,在目前艺术行业的大环境下,艺术家需要提高法律意识,通过法律途径自我保护。如果艺术家都有了这样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问题的意识,有了忧患意识,并且有了法律后盾,那么他就可以安心创作了。”

截至记者发稿前,张律师所召集的“艺术家维权律师团”成员已经接近100人,将无偿为此次事件中受害艺术家提供法律援助。

“哈嘿”公司与艺术家们的纠纷尚未得到解决,双方也都将诉诸法律维护自身权益,然而,这次事件能否为行业规范起到一定的助推作用?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 唐子韬

发表你的评论

说说你的意见
如果你想要个性头像,请到这里注册 gr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