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14, 2017

荷由心生 ――读韩志冰先生的水墨画

七月 16, 2014 作者  
类别 新闻快讯

华夏收藏网讯   翻阅韩志冰先生的荷花作品,有种清清池水边凭栏四顾的感觉。但见那满池青翠,或傲然出尘,或顾盼着,如语如诉;或恣肆如瀑布式的倾泻于丽日朗照之下;或轻盈地飘摇在清风中,其墨叶,浓的蓊然沉郁,淡的洒然飘逸,浓浓淡淡间,纯粹得恍若天地鸿蒙,中锋粗壮而不涩滞,侧锋空灵而不枯扁,亭亭的荷茎和荷芰生机勃勃地滋长蔓延着,支撑着生命的绚烂绽放。粉黛出水.天生丽质似亭亭玉立的仙子在碧波中美目流盼。草下游动的小鱼.掠过水面的蜻蜓.微风骤起,掀起一片绿浪,送来阵阵荷香……

韩志冰先生笔下那如诗如歌的夜色荷塘,荷的绿绿叶脉,柔柔花蕊,在月光融融或夜色黯淡下静憩在一塘池水中,或浅声清唱,或低音哀婉,花与叶之间,叶与水之间,轻语呢喃,牵惹着人的思绪自然地去聆听,去遥想,去暇思……这样的意境似乎只有在朱自清的散文《荷塘月色》中有过。韩志冰先生与朱自清先生不同的是在表述方法上,一个是用文字语言,一个是用视觉语言。那文字的直抒胸臆,让人有淋漓尽致的畅快,而视觉艺术的表现,则有一种欲说还休的感觉,留给人余犹未尽的缠绵.

水是一切生命的源泉,荷花也因水而生。无论在理念上还是技法上,韩志冰先生都把用水提升到极重要的位置。“水晕墨彰”,他往往以饱含水分并掌握适度的笔墨,或勾或染,或泼或积,笔随心运,水到图成,或淡而透明,或浓而光泽,或墨彩交融,恰到好处地营造出荷花变化多姿的形态神韵,创造出发人沉思的生命诗境。随机生发的肌理效果,越发增加了水墨艺术的情趣性。水乡之魂,水气氤氲,荷花的柔而润,刚而清,都在水的韵味中发挥得淋漓尽致。韩志冰先生画荷,淡雅而不淡出,自然而不造作,灵动而不拘泥,内秀而不张扬,形成了自己的水墨语言、艺术个性、文化符号和人文特征。他的荷花,有章有法,有声有色,在动态中弥散着安宁,在美育中播撒着和谐。在淡雅中见玄览,在含蓄中见诗意,在平和中见江南。

韩志冰先生抛弃传统水墨程式的束缚,以水墨自主的沁润来造型进而使之成为绘画语言,来表达他的情感和思想,这是一种水墨艺术的升华。它通过抽象的形式来表述一种哲理的、意识形态的反思。它通过画面的动来取静,以传达出更深层次的精神内涵。所有绘画都是造型的,而造型不只是为了再现生活,也是为了表现。造型包括着对客体对象的模拟,但艺术的造型首先应是一种创造,独特的创造,它依靠视觉、想象、情感、潜意识和理性的综合作用。水墨的最高表现是它成为一种传递心灵信息的语言。现代水墨逐渐走向非物质化,它的画面之景之态完全是非特指的、“臆造的”,完全是心灵的、意识形态的再现。

韩志冰先生的水墨荷花渗化所产生的虚静淡雅的意境和虚无飘渺、空灵、恍惚、神秘悠远的效果与道家所追求的天人合一的思想是相通的。墨色是彩色的抽象,它体现着道家由灿烂多彩归于朴素平淡的哲学观念。艺术创造的主旨从日常世界转至心灵秘境,并最终转向本真,也是符合道家思想的。他通过控制水和墨的交融、冲撞,使画面的水墨淋漓氤氲,看似是笔墨游戏,其实它涵泳着水墨之精神,其纯洁性有其高度的存在价值,其自律、自主的意味是别的艺术表现手法所无法取代的独特感觉、独特语素、独特表现方式。韩志冰先生的水墨画试图通过画面的穿透力和水墨的张力,向观众表达形而上的意识并揭示宇宙本源的精神。

韩志冰先生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生活对他来说就是一首快乐的流动的诗。在生活的每一个节奏中都闪耀着光芒,映射出他的发现、他的幻想、他的希望。对他来说,绘画是一种抒情的方式,如同日常语言一样,是每天举手投足的一部分。笔势的蜿蜒、笔触的爆发、色彩的碰撞,都是情绪的直接表露。画乃心印,我手写我心。读其画乃知其人,韩志冰的心灵是坦荡的、率直的,在豪迈粗犷的外表之下我们看到了真挚的艺术表达。

韩志冰先生是一个有深度的男人,他的举手投足,言谈举止间,无不透出一种风趣、冷静、沉稳与睿智。他的脸上总有沧桑感,有一双洞穿一切的眼睛,他的这种深度,彰显的是人生的阅历,胸怀的宽广;是进则天下退则田园的进取与淡薄;是舍我其谁的态度与责任;也是面对世事变迁生命无常的淡定从容…….

每每有感于韩志冰先生作品豪放之处的激荡与轻柔之处的幽静,变化得犹如音律节奏的转换,黑色波澜起伏,涌动着情绪的心弦.一副画中由浓墨进入淡墨,由清淡化为水痕,白纸上线条墨色相互写意,到此处又是另一番光景,突显出先生细微敏锐.低吟浅唱于微茫的墨迹,惊心动魄在独特的结构中,古人诗意的好处尽收先生的荷花图中,人尽熟知的”蓝色多瑙河”的悠扬,才是先生所画荷花适合伴奏,墨色悠扬凝重在浅色调里,感动于朦胧恍惚的点线聚散….

作者 杨小薇

发表你的评论

说说你的意见
如果你想要个性头像,请到这里注册 gr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