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5, 2017

长江三峡图的自述

九月 14, 2010 作者  
类别 名家心得

CHANGJIANG林永松

去年受香港金罗马珠宝集团陈金森执行董事主席之托,要求在半年内画出一幅45m×0.46m山水画长卷。我经过再三考虑,最后决定以“长江三峡”为主题来答谢陈主席的这份盛情,更是了却藏在我心中十年的一个愿望。

古往今来无数文人墨客吟唱和描绘了长江三峡,我为什么还要以此为题呢?

在最近十年时间里我一直在体验三峡的山山水水,“三朝又三暮,不觉鬓成丝。”当我一次又一次游入三峡时,沿途风光好似一幅幅画卷从我的眼中留流过,时而清晰,时而模糊;时而忧伤,时而激昂。伴随着自然风光的移动,历史文化的场景不断浮现在我的眼前,白居易的“欲寄两行迎尔泪,长江不肯向西流”,李白的“人惊远飞去,直向使君滩”,杜甫“始欲投三峡,何由见两京”,岑参“到来能几日,不觉鬓毛斑”。还在想象这险山激水是如何孕育出中国古文化发源地之一——大溪文化的,如何孕育爱国诗人屈原的?等等。三峡包涵的文化内涵太丰富了,这种丰富使得我无从下笔,我不知道从何种情感角度切入、从何种文化视野来描绘,更是无法下笔把这种感觉表达出来。这份情感就这样一直交织在我的脑海中。很多时候我想人生感情的折磨就是这样自己找来的。

后来我慢慢穿过了自然与历史的二重帷幕,开始把握现实语境中的三峡。每次途径都认真观察村落、城镇的民风民俗,体验当前三峡的真实文化语境。历史文化、自然风光就逐渐变为了背景,而现实的三峡文化开始突显出来。我的感觉开始一次比一次清晰,心中有了几分的把握和挥毫长江三峡的冲动。

我回京后翻阅了大量有关三峡的图片资料,设想要破常规构图、寻他人没有的用笔手法来表达这种自然与历史维度下的三峡现实语境,创作出一幅崭新的、充满时代气息的长江三峡图卷。以精微严谨的笔道使景、情合一,再以写意笔墨造诣和写实造型功力去渗透传统的精髓意趣,表现出中国山水画具有时代特色的艺术文化精神,力争碰撞出有声有色的艺术火花。

我着手从奉节县白帝城入手起笔。瞿塘峡属三峡第一峡,只有8公里的江峡区段, 杜甫形容是“众水会涪万,瞿塘争一门”。巫峡从瞿塘峡尾部大宁河(川县城)交汇直至湖北秭归县的香溪河口江峽,全程45公里。从香溪河口至宜昌南津关江峽66公里。除中间31公里庙南宽谷所分割,结束三峡的全程共计193公里,是长江上最为奇秀壮丽的山水画廊。三峡两岸高山对峙,崖壁陡峭,山峰一般高出江面1000-1500米。水道曲折多险滩,舟行峡中,有“石出疑无路,云升别有天”的境界。

我为了更好的画出心中所思的三峡,把那悲壮. 苍凉、冰冷. 凝重. 深沉的长江水和惊涛拍岸之势的壮美、神奇、幽深、秀丽的大山谷都尽情展示出来,发挥了多种突破传统用笔手法,特别是用自创的“迷综皴”法来演示完成。

在创作画卷时,该画使我的‘迷综皴’恰好能最大限度表达我的感情,尽情地描绘出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所开凿的旖旎风光, 让人们领略到源远流长的历史艺术文化和人文景观。

我在奉节县白帝城与瞿塘峡之间着重刻画了两岸陡峭峡谷中如刀砍斧劈凹凸的崖石, 又把峡谷陡峭的绝壁下狂奔咆哮的巨浪江水紧紧的拴在沟壑之中,让它们随着节奏韵律,用笔墨渲染出坚韧而涌动的旋律。而‘迷综皴’笔法则使之相互呼应,给它增强了无限的张力,更形成了大自然中的天人合一,使它有了生命的呼应延续。在不间断的笔意穿梭之中,使人跟随夔门外峡的江水产生回归自然的感觉,

巫峡分两段。西段峡由金盔银甲峡和箭穿峡而组成,东段由铁棺峡和门扇峡组成。长江冲出瞿塘峡在巫山县接纳大宁河,就象一条狂吼的巨龙直奔进入了画廊般的巫峡区域。在我的笔下,巫峡不仅幽深、秀丽,更擅奇天下,峡长谷深,迂回曲折奇峰绵延,云雾升腾,景色诱人。特别在画面上凸显了巫山的云雨,加深了画面的壮丽景象。巫峡的十二峰时隐时现,凹凸不平的山峦,突显夔巫栈道之险。在画面上虽然看不到楚蜀鸿沟题刻的累累纤痕,但在画面上更有绵绵幽谷,悬泉瀑布,天开一线的小小三峡情景。天险秀丽而幽深的巫峡,而所用的‘迷综皴’法则恰恰能够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所呈现的画面情景。

我在十二峰的连环并接之中以山势取景基本上采用了无顶峰之感,突出山势的气势宏大,雄沉的气质,再加峡谷之间云雾飘渺所形成的呼应张力,环环惊奇壮观,滔滔的长江水,带着悲壮与苍凉的美。顺风搏击的小舟在雄鹰的翱翔中尽显出了一种大自然的活力,更刻画出了一幅具有生命在陡悬刃坚的岩石之间与惊涛浪花中搏击的动人心悬的场景。“疑是天边十二峰,飞入君家彩屏里。”

紧接峡江之水直奔西陵峡谷驰骋。西陵峡西起湖北的秭归县香溪河口,东至宜昌市南津关江峽,长66公里,是长江三峽最长的峽谷。中间长约31公里的庙南宽谷所分割,世界闻名的三峡大坝工程就在此地诞生。西陵峡包括兵剑峡、牛肝马肺峡和崆岭峡,东段包括灯影峡和黄猫峡。今天的东西陵峡分属于葛洲坝水利枢杻和三峡工程的平湖库区,所以今天的三峡只能画到大坝区域。西陵峡是滩险水急的区域范围。在此段画中我主要强调用笔‘迷综皴’法来表现,带入局部的大写、小写,做到点、擦、皴、破、沷染的融入,注入精髓笔墨的精华。随之深深感受到‘迷综皴’法。松涛所言,搜尽古今笔墨之精华,归一融入我之灵魂风,我以大胆、张扬的手法描写了三峡风光。并在画面结尾大坝上空,以群雁齐飞来庆贺举世瞩目长江三峽工程圆满竣工。用毛泽东诗意来作为画面的收尾:高峡出平湖。使人们既不能忘去古典三峡的经典画面,又不由地感叹今天平湖景观所显出的中国人的伟大和骄傲。而这正又刻画出毛词的另一名句: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写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創作基地   2010年8月18日

  • 吕云所 - 太行风情

CHANGJIANG


评论RSS

1 条回复 - “长江三峡图的自述”
  1. oldliu说道:

    好画好文,如果艺术家们在上传书画作品的时候也能同时无私地介绍他们的创作心得,那他就由我们的益友变为良师了。

发表你的评论

说说你的意见
如果你想要个性头像,请到这里注册 gravatar!